姜宁肯定是不能再回到会场那边的,也不知道李总监那边谈得怎么样了?

    要是她知道自己得罪了厉泽御怎么办?

    她作为一个危机公关,专门给别人解决危机问题,可现在他自己遇到了问题,却只想做鸵鸟状躲起来。

    李总监知道她提前离开婚礼现场之后,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后,李总监对姜宁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,甚至放下了重话,“姜宁,如果你是这样做事的态度,我不认为你适合这一行,我之前是很看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些重了,几乎让姜宁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的。

    咬唇,考虑良久她还是说道:“李总监,实不相瞒,王总外甥女的未婚夫是我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这种私事对自己的上司说实在是羞耻。

    李总监是个女人,听到这话,明显感觉到姜宁和她那个前男友不止是前任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按照姜宁的业务能力,不至于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姜宁咬牙,将事情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待姜宁说完,李总监愣了一下,倒也没想到下属身上竟然会发生这么狗血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也解释得通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婚礼现场了。

    如果李总监早知道这件事情,恐怕会更早劝她离开订婚现场。

    就这复杂的关系,很难让人不相信姜宁是去婚礼现场捣乱的。

    李总监拍拍她的肩膀说道:“辛苦了,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姜宁看着李总监离开的背影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姜宁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微信消息提示音。

    干他们这行的,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待命。

    客户就是上帝。

    姜宁打开手机微信,看到显示的新朋友提示。

    点开。

    lzy三个字母攫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备注里写着:我是厉泽御,通过一下。

    姜宁想到婚礼现场,他看自己那冷漠的眼神,心里火气突突直往外冒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姜宁点击了忽略消息,假装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回到京都。

    姜宁去公司报了道之后就提前回家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在容城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除了处理鸿运食品对外公关的事情,还要面对霍明扬和莫菲菲无端的挑衅,估计是那八千万公关费让两人都觉得这偷情偷得太不值了,所以找到机会就想折磨一下她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行为也让李总监知道了姜宁所言非虚,对她的不满渐渐的变成了同情。

    女人在面对这种时候,无论什么阶级都能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路过保安亭的时候,保安亭里的大叔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姜宁是吧,等你好几天了,你的东西签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拿出一个黄色的纸袋,是爱马仕的专柜袋子。

    姜宁忽然想到厉泽御说的礼物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轻撇了一下嘴说道:“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身后的保安说:“哎哎哎,这东西就是你的啊,我记得很清楚,那人说的就是给1803的姜宁啊……”

    保安在后面喊了几句,姜宁假装听不到,加快步子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忽然,她想起回来家里没什么吃的了,又从偏门那边去了一趟超市,躲开了在身后追赶她的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见姜宁不肯收下礼物,便拨通了厉泽御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姜宁从超市买完东西,提着大包小包回来。

    电梯往上的数字不断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东西买得多,电梯里空调又坏了,有点闷。

    她提着东西有些吃力,人也是恍恍惚惚的。

    看到家门口倚着的那个高大的身影时,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顿住,没再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厉总?”

    他手上提着那个爱马仕的袋子,看样子应该是从门卫那里拿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BIqupai.c0

    姜宁手指被装得满满的零食塑料袋勒得泛白。

    厉泽御注意到了,很自然地接过了她手里的零食袋子。

    姜宁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无措,问道:“厉总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厉总?”厉泽御嘴里咀嚼着两个字,看向她的目光很深。

    姜宁不肯开门,两人就这么在门口耗着。

    厉泽御问:“你交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这件事,竟然追到家门口来问了。

    姜宁不想回答,有没有都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他联合自己外甥一起欺负她,心里一股气怎么都下不去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厉泽御当她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脸色跟着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这样你男朋友知道吗?”厉泽御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姜宁堵了一口气,故意生气地说道:“他不知道,反正我们也就是一回两回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一回两回。”厉泽御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姜宁拿过零食袋子,刚准备开门,身后的厉泽御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总给我提过你们那个李总监,她是个很有能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姜宁拿着钥匙的手忽然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继续说道:“我们公司近期招标公关团队,对于负责人都会进行一个初步的考核,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,做的几起案子都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明明是他说过私底下相处不要谈公事的。

    姜宁回头看向他,眸子里闪烁着不确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厉总,你真的觉得我们总监能力可以?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不愿意跟我说话吗?”厉泽御说道。

    她咬牙,“如果是谈公事,可以。”

    厉泽御说:“可是我现在不想跟你谈公事,你伤了我的心,我从来不知道,自己插足了别人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被当三儿任何人都无法忍受,何况是厉泽御这么骄傲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姜宁赶紧解释道,“我没有男朋友,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见她忽然一本正经急切地解释,厉泽御浅笑一声。

    姜宁这才知道对方在逗自己玩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揉着她的头发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骗我,怎么把我微信删了,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霍明扬在一起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不早,如果早知道,你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帮你拿东西,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直到打开门的瞬间,姜宁这才察觉出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下定决心跟厉泽御断干净了吗,她怎么又把人邀请到家里来了。

    打开门放好东西之后,厉泽御就霸道地将她抱住了。

    姜宁手上使劲推他,“我今天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不想。”男人声音暗哑低沉,搔得人心痒。

    姜宁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,然后搂住了对方的脖子,忘我地纠缠。

    这男人,跟勾魂夺魄的妖精似的,叫人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厉泽御偏偏还表演欲上来了,一边吻着她的脖子,一边用发烫的声音说道:“我们这么偷情,不会被你男朋友发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厉泽御,你在说什么……”姜宁羞臊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表面禁欲系,原来背地里骚话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他睡在卧室里,我们就在客厅里偷情,嘘小声一点,不能被他听到了!”

    “厉泽御,你玩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卧室门从里面被打开。

    厉泽御抱着姜宁的手骤然收紧,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从姜宁的卧室里走出来一个只穿着睡裤,光着上半身,睡眼朦胧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分手后成了前任舅舅的白月光更新,第5章 小声一点免费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