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宁看着庄烟跟厉泽御碰杯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但碍于大家都在,她也不好说什么。不爽的眼神,不时地掠过某人的面庞。

    庄烟是千金大小姐,人长得也不差,厉泽御这一杯一杯不会陷进去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姜宁又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炮友而已,何必当真。

    他看上谁,那是他的事,她可没资格管。

    人家一杯杯地喝酒,她一杯杯地喝大麦茶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壶茶见了底。

    邻桌的太子爷瞧见,将自己那桌端给了姜宁,走时还不忘提醒:“姜姐,这个茶不能多喝,也会上火。”

    厉泽御的视线转回,姜宁无意间瞥见,心里冷哼,看屁,喝你的酒去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冲太子一笑,将剩下的半杯茶放回了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刚吃了一些东西,姜宁起身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厉泽御在门口打电话。

    那头不知是谁,他的语气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还在外面,嗯,会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太太?

    一般这般亲密的,只有他的枕边人。

    姜宁甩了甩手上的手,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渣男!

    都有老婆,还跟她暧昧上床!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姜宁刚走出一步,身后一道冷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厉泽御走近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将其拽进了旁边的角落。

    此时,酒桌那边。

    霍明扬一副不请自到的架势,在厉泽御的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本来正谈笑风生的女同事看到他,顿时都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姜宁呢?”

    他问出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露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庄烟倒是冲着他嬉笑:“霍少,听说你跟大明星莫菲菲都订婚了,怎么还理会这不要脸的三儿?”

    霍明扬倒是不在乎,自顾倒了一杯酒,端起却没有要喝下去的打算,盯着清澈的酒杯,无所谓地说:“我才懒得理她,毕竟在一起过,又在这儿碰见了,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一起过,让在场的女同事都感到了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如此,那莫菲菲岂不是成了三?

    庄烟不相信,先是震惊,又不自然地笑:“霍少,就姜宁那样的,怎么能跟莫菲菲比。”

    霍明扬嘴角一瞥,“没得比,所以我跟菲菲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在场的女同事都纷纷发笑。

    姜宁回来,看到对面坐着的霍明扬,脸色瞬间微沉。

    她也不看他,更不想理会。

    “喝一杯?”

    霍明扬主动,女同事都朝姜宁望来。

    若是李总监在,还能帮忙挡一挡,但是现在的姜宁就像孤军奋战的士兵,随时都有身陷囫囵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为了挣回面子,姜宁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。

    桌上的烧酒不知是谁给清了,只有几瓶度数低的果酒。

    霍明扬低眉瞧了她倒进杯中的酒,但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碰杯那一刻,姜宁眼神极其的不善。

    对方亦是挑了挑眉,满眼的轻蔑。

    一杯酒尽,姜宁放下酒杯,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,可霍明扬却有些不依不饶:“离开我,是不是又谈了男朋友?还是说,随意勾搭了哪个野男人。”BIqupai.c0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!”

    “谈就是谈了,没谈就是没谈。”

    霍明扬语气忽然拔高,凌厉的目光更是从姜宁的脸颊移到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姜宁察觉这一点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难不成,厉泽御那混蛋刚刚允吸她脖子,留下了草莓印?

    她想遮掩,但在场数十双眼睛犹如饿狼一般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姜宁,你可真是犯贱。”

    姜宁咬咬牙,“你以什么身份在这儿说我。”

    “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可真搞笑。”

    “霍少,喝杯酒压压火。”

    庄烟见两人僵持不下,想泼冷水。

    姜宁本就在气头上,冷眼一转,吓得她端着的酒水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你是泼妇,还真是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霍明扬触不及防地出声,姜宁积压心口的怒火,一触即发。抬手端起李总监还剩半杯的酒,迎面泼了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尖叫一声,所有女同事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姜宁却是一派理直气壮,“我还就是泼妇了!”

    酒杯砰地一声放回桌上,愤怒的情绪也在此刻彻底拉满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俯视着还坐着的霍明扬。

    对方咬牙,一双黑眸冷而绝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仿佛下一秒就要出手,对姜宁暴力相加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一道冷冽声音,让本来紧张的气氛,登时像琴弦绷断。

    厉泽御走近,满脸满身酒气的霍明扬一眼瞧见,马上起身让开位置,低眉顺眼,“舅舅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厉泽御不看他,冷肃的目光转向了对面站着的还憋着怒气的姜宁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格外的有力道。

    霍明扬马上转身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看到这个情景,都纷纷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外甥怕舅,倒也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李总监回来的时候,厉泽御和姜宁都不在了,其他同事也有提前走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姜宁靠着副驾驶,望着车窗外的夜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开车的厉泽御,时不时朝她瞟一眼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她那白皙脖子上,自己留下的痕迹,不禁勾起一边的嘴角。

    他刚刚在卫生间的角落,着实用了力,谁让她不听话,他要好好惩罚一番。

    “前面停一下车。”

    快到小区时,姜宁出了声。

    厉泽御将车子靠边,缓缓停住。

    她下车,进了一家便利店。

    出来时,手里拿了一瓶水。

    刚喝一口,冲着路边的绿植‘呕’地一声,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车里的厉泽御见状,马上下了车。

    喝酒归喝酒,她怎么到这儿开始吐了。

    他轻拍了她的后背,姜宁又是一个用力,晚上吃的东西如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,姜宁倒在沙发上,感觉浑身都难受,动一下都觉得十分的奢侈。

    她以为厉泽御走了,谁知,他脱下西装外套,将衬衫挽至臂弯,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在姜宁有些睡意时,他将她叫醒。

    茶几上,放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。

    “趁热吃了,省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姜宁靠着沙发坐起,眼皮沉的懒得睁开。

    半天不见动静,厉泽御只能在她身边坐定,端起面条往她嘴里送。

    姜宁睁眼,捧住了面条碗,虚弱地说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分手后成了前任舅舅的白月光更新,第12章 我还就是泼妇了!免费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