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钟后,审判长铛铛铛的敲了三声,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整个庭内的所有人声音戛然而止,所有人屏息凝神,等待宣判结果。

    京都市中级人民法院,针对于宋暖,霍云挪用公款一事进行公开审理。

    今日开庭结果,经合议庭合议,最终宋暖归还挪用公款全部资金,并未给龙腾集团资金上造成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介于当事人态度良好,并积极纠正自身错误,并未构成严重的反追行为,但最初动机是涉嫌违法,情节较轻,现本庭宣布判处宋暖,霍云拘役十五天。

    宋暖听到这个宣判结果嘴角立刻展露出微笑,霍云此时眉眼中都是开心,看着罗逸。

    庭内很多人听到这个结果也都是议论纷纷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而宋暖的母亲赵凤仙则是开心的,激动地看着宋暖,虽然最终还是判了,但是拘役相比之前的罪,那根本就不算罪。

    在通过关系走动,宋暖根本就不用在看守所中度过15天。

    随着庭审的结束,人们陆续离开,罗逸三步一回头的望着宋暖和霍云,渐渐地离开了法院。

    距开庭日过去了三天,而宋暖和霍云关进了同一个拘留所,但不在同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在拘留所中也没有受什么苦,除了没有自由其他的都还能相应满足。

    匆匆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这时候霍云眉头紧锁,本该在这两天就来的例假确迟迟没有来到。

    以往霍云还是很注重保养的,所以例假的周期性基本很准时,而这一次已经超过时间两天,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霍云这时候向狱警进行反应,说要求用测孕棒检查一下,因为算着时间应该是没有错。

    狱警接受了霍云的请求,不一会就给霍云拿来了验孕棒。

    霍云连忙走近卫生间,两分钟后带着幸福的笑容走了出来,而后告诉狱警自己怀孕了,并要求见律师。

    狱警倒是没有说什么,正常流程上报,同时通知律师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律师匆匆赶来,霍云见到律师后就把自己怀孕的事情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并让律师转告罗逸,让罗逸想办法把自己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接出拘留所,回去养胎。

    其实律师现在心中是很不屑的嘲笑着,这才刚刚怀上,怎么可能直接接出去。

    法律上是允许孕妇在外养胎,但那也只是临产前才会批准的,而霍云这才几天啊!

    拿人钱财,替人办事,没办法,只能按照霍云说的办。

    霍云回到监舍,静静地坐在床上,脑子中慢慢的想象,想象着和罗逸在一起组建家庭的美好时刻。

    第二天,狱警带着批文手续,将霍云叫了出去,这是提前释放手续。

    由于你的情况特殊,你所犯的事情危害性又比较小,所以领导批准提前让你出去,好好养胎。

    霍云高兴地接过手续,签字,按手印,然后满带笑容的离开。

    刚一出门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和她心心念念想着的人。

    罗逸靠在车门上面带微笑的看着霍云,两人相拥亲吻,而后上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宋暖在建设中情绪即将失控,就在刚刚霍云走后,她也问了一下值班狱警,霍云的情况。

    狱警简单的给宋暖说了霍云的情况,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,大家也都喜欢八卦一下。

    当得知这些情况以后宋暖就彻底绷不住了,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罗逸在背后操纵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他都很生气,单单只是霍云先走了,他自己反而还在这里待着,这是一种羞辱。

    霍云被罗逸接到京都市的一个公寓中,这是罗逸的房产中的一套。

    罗逸得知霍云怀孕的消息后也是很开心,虽然不算是真心喜欢霍云,最初只是利用,。

    但在得知怀孕的消息后,内心的想法开始有了改变,毕竟那是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宋暖又不能生育,在这过程中肯定会有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匆匆的15天的拘役期已经到了,宋暖走出了拘留所,宋暖母亲,和养父还有罗逸都出现在拘留所的门口。

    宋暖看向罗逸的眼神有些生气,但当着爸妈的面又不好去直接质问,为什么霍云比她先出去。

    几人上车也只好先回去了,而罗逸则是上了自己的车,这次的事情,罗伊德形象在在龙腾集团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宋暖妈妈先是对着宋暖一顿责怪,傻丫头,你怎么会这么傻,为了那个罗逸值得吗?

    要不是这次你爸爸找人给你打点关系,同时又找到罗逸给他们公司施压,罗逸这才把空缺资金给补全的。

    董事长打断了宋暖妈妈的批评教育,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公司决定暂时停止你的工作,你也在家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而霍云则是被公司开除,公司不能容忍这种背叛。

    宋暖,你还小,以后还有很多机会,还需要更多的锻炼,浙西的事情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吧。

    商业是严谨的,投资是风险存在的,你妈妈也给我说了很多,你也是想为公司的发展做出自己的成绩。

    很快到家,在家门口宋暖先把董事长送走,而后把妈妈送到楼上,然后才下楼,罗逸还在楼下等着宋暖。

    宋暖来到罗逸的面前,抬手就是一巴掌,罗逸的脸上立刻起了五个手指印,看来宋暖是真的生气了,使了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和霍云是不是还在一起?

    霍云比我提前出去是不是你在背后操纵的?

    还有就是那四个亿你是从哪来的?当初不是说你没有钱才让我从公司挪用吗?

    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有了?”

    宋暖滔滔不绝的问题,一个接着一个,最后一个问题:霍云怀孕是不是你的?

    而这些问题罗逸都是无法正面回答,正是因为罗逸的犹豫,宋暖彻底对罗逸失望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心存幻想的,但看着罗逸支支吾吾讲不出话的表情,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,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没给罗逸解释的机会,宋暖哭着跑回了屋里,蒙着被子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宋暖妈妈看见女儿是哭着回来的,本着女人的直觉,又是过来人,也了解女儿是什么样的人,就猜到,问题肯定在罗逸身上。

    敲了几声门,宋暖都没开,然后就在外面说着:暖暖,怎么了,你有什么事给妈妈说,是不是罗逸欺负你了,你告诉妈妈,妈妈替你收拾他去。

    宋暖依旧没有回答,过了一会,听着屋内没有哭泣声了,自己又敲了几次门,还是没开,也就只好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,还是应该让她自己学会分辨,调节和冷静处理。

章节目录